首页 > 读书频道 > 正文

《仙鬼奇缘》(小七)

时间:2022-07-15 22:16  [来源:党报头条]  

狂风一阵一阵地,有一个穿白色长裙的人站在跟前,惶恐四周,她似乎有什么话要说。小七问她,她默不作声,小七跟上去到了一个地方,只见那处亭台楼阁,灯火辉煌。两人曲曲折折地向那繁华走去。身处繁华中的小七有些呆愣,貌似从来没有见过这场面。又见不少公子哥和众多漂亮的女官,人头攒动,熙熙攘攘。见一旁有个少年便问道:“请问这是何地”少年回答:“是月宫。”

一会儿,一个贵官出来迎接,见小七便恭恭敬敬。小七:“有幸来到此地,承蒙厚爱”。贵官笑道:“听闻公子风流倜傥,主人倾慕已久,愿与公子缔结连理。”小七诧异,问:“为什么非要找我?”“你们的主人到底是谁?”,对方回答说:“我家主人在寻找有缘之人,听闻公子就是她幻梦中的有缘人…”话还未说完,他却愕然顿住了。

少顷,有两位姑娘过来,引领小七走进了一道门。只见远远的大房间里,坐着三位神色挂美的女官。见小七到来,便走下台阶笑迎。几人见他清秀中透露出半点侠威,便相互拜见,摆设宴席,酒宴十分丰盛。小七向上一看,见殿门上几个醒目的字“还魂门”。小七局促不安,心顿然惊惧了许久。

酒过数巡,只听笙歌齐鸣,有锣鼓之声,也闻丝竹嘤嘤,幽美动耳。突然,他的影子却像树梢那样,变得扑朔迷离。又且在这夜色撩人中,不知不觉地从远处恍然爬出了一条蛇,像卷了个圈,蛇尾巴在后,打了几下,又缩了回去,可不到几秒钟,却往山丛中奔走了。小七见此惊吓一跳,心突兀,紧紧蹦跳着。且这些殿门俨然悬挂在山崖之间,被余下的月光照得清幽神秘。火光煜煜,恍然周围时时刻刻爆炸出一种恐惧、浓烈、难以形容的声响。呜啊呜,呜啊呜。小七闭着眼睛,心里想着刚刚一定是在做梦。但这蓬莱仙岛,让他神思幻想,忧从中来,不可断绝。就在他迷幻的时候,却觉得心旌震悦,思绪婵娟 。一会儿,四周墙壁阴风阵阵,古楼,陋室冷气清清。他欣喜地想到,既然来到这貌似天宫的秀美之地,又怎能忧愁惊惧。即使是梦,也感觉很优雅,轻松,空闲。于是,他吵嚷的欣喜声在心底跳荡,但却不敢大声地叫,怕有失礼仪。在其他人心悦之时,他便寻了个机会偷偷跑了出去,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,他就像一头山兽,嗖的一下,奔走了。一路上,他哼着短促而悠扬的调子,鹤唳地、清脆地、高兴地,总之,表现得很愉悦。

月光跳跃在山郊野外,老乌鸦停在夹竹林中叫了三声就飞走了。除菜地里有几下叽叽喳喳的声音,似乎隐约有......

两岸是高大的山岩,山头上长着小竹子。长年翠色逼人。这时候,他路过了一处坟山…...

突然见一名女子在坟上,四处游荡,脚步轻轻地,宛如飞那般。一时,轻身窈窕,飘来飘去,像阵阵微风。她猛弹琴筝,琴声如泣如诉,衣裙幽晃,与山,与云,与山地的麦苗形成了一幅黯然销魂之景。

很久之前听人说过,此地有过一段“阴阳情”。上半坡寨一个十八岁的姑娘,很久之前就嫁给了坡寨后的一个家伙。这个家伙却喜欢吹牛,不务正业,总想着赌钱。有一天,他去赌钱,把家里所剩下的东西都输光了。此时,早就垂涎他美丽妻子的这些赌徒,总想得到她,这次终于找到了机会。于是便蛊惑她的丈夫,想尽各种办法得到她、占有她…她那美丽的双勾眼,光彩照人;那清澈的脸蛋,风流万般,总是吸引这些赌徒的心。据说,她即使身卑嫁给这个家伙,但原来也是当地的一户贵族小姐。一想起,这个赌鬼丈夫变成这样,她经常以泪洗面,愁容满面。不知道躲在半山腰口,撕哭了好几次。自从嫁给他这个赌鬼丈夫,一天好日子都没有,如今他把她输掉了,更是让她伤心欲绝,忐忑锥痛。这姑娘本想与他过幸福的生活,但如今丈夫的惨痛决绝,她看不到希望,于是就吊降了。她死的时候,泪水在脸颊上,打滚;痛苦在心中愤怒,疼痛。最后由于怨气太重,变成了冤魂鬼。传说,在楚家河沟,有人经常在夜间听到哭声,那是从她死的地方传来的。那个地方离这不到几里,隔个山,就是黄家寨,旁边有一条河沟,这条河流常年水淙淙,山蛙、田蚌、萤火虫经常过来游玩。她死的时候,就在河沟头找了个比较幽静,又很冷清的山丛林边埋葬,边岩上有一道撕了裂的悬崖,峭壁巉岩,威风凛凛,峡谷里阴风沉沉。她死的当晚,天上繁星璀璨,月亮弯弯的照。听其他人说,她肚子里还有一个还未出世的孩子…都一起死了。因此,每当她在自己的坟山上弹琴之时,总会听见一些哭哭啼啼的婴儿叫声,貌似在喊:娘啊,娘。她的琴声凄凉,悲痛,甚至哀婉动听,也会勾魂摄魄。这次,小七在回家的路上,必经过这个道,转个弯,便来到了那个小树林。他一直认为自己很大胆,不怕什么鬼神。只要有人给他说,世上有鬼,他就骂人家是胆小鬼,还妄议别人说,世上哪有什么鬼。如果有,也最多会碰到年轻貌美的女鬼,他这么一想,高兴极了,反而不害怕了。不到几里地,他就到了小林的山岭上,往背后看了看,又左右瞥了一眼,月亮在天上高高的亮,田野,山岭,萝卜地照得亮透。他虽然有些小醉,但心里还是乐滋滋的。即使是夜深宁静,也心花怒放,想到一些欣喜之事,就什么愁都没有了。他穿过树林,走了几里,突然起了几个鸡皮疙瘩,总之,那个鬼魂故事,猛然在他的耳边萦绕起来,一头揪得他,惊惧了几吓。使他有些害怕了。正想得入神,又突然,从山林的左方,一阵凉风吹了过来,他打了几个喷嚏,看了看四围寂静无主,树枝招摇不定,远处的村庄虽有几个灯火还在亮着,可他却有些怕了。他鼓起勇气,想着有什么鬼啊,这些坟里面,埋的最多是死人骨头。想到这儿,他的心突然变凉了,是啊,人死终归黄土。反正都要死,于是他大胆了起来,并自说自话:怕个鬼,世上哪有什么鬼。即使有,也是人装出来的。就在他踌躇之际,突然看见远处的山坟上,有个姑娘在那儿跳来跳去,被月光微微一亮,漂亮得很。于是他开始亢奋起来,感觉是遇见了仙女下凡尘,亦或是遇到了神仙姐姐。他小走了几步,却觉得步履轻啼,感觉没有被人发现似的,向前往左挪了几步,向下弯着腰,躲在一个半隐秘的石岩处,周边荆棘茨林,让人难以发现。他说不出的高兴。不到一会儿,那姑娘仿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、拨弄琴弦,可等他正往前走了几步。便听那琴声诡异了起来,就像呼叫着:娘啊,娘。女子哭哭啼啼的,任由泪水染湿了衣裙。他顿然害怕,在往后跑时,却被那个女鬼拉住了。

“公子,公子”那女鬼拉住了他,小七突然觉得这个是好事,想着自己本身就是形单影只,这么大的年纪了,现在还是孤身一个人,同窗好友都早已有几个孩子了。想到这里,就觉得这简直是遇到了天大的好事,尤其拉住他的又是一个秀丽婀娜,美若天仙的美女子。喊起他来,娇滴滴的。这么一想他便没怎么害怕了。于是,他跟着姑娘轻轻地走了几步,姑娘携着他飞走了。他们从蛇场坡,到五指山,到大坝,到陈家岩脚,甚至到了黄家寨,总觉得美景似有些苍老,晦涩。可当来到了河沟头的时候,月光荡漾的影子,轻轻笼罩着一层白雾,又往山沟头,向前走了几步,乌云密布起来。姑娘拉着他的手,从密云中穿过。尤其是云雾,阴森森的。小七不能明晰瞧见前方。不知道接下来怎么走。山头有一个大口,却没有一条小道可以行走。姑娘按着原来的道走,小七跟着她。才走了几里地,却感觉恍如进入一个熟悉的世界,小七迷失了方向,与那位姑娘走散了,也不知道现在身在何方,他喊了喊,只听见山中回声阵阵,树林里杉树荡荡,总看不见她的踪影。

他顺着原来的记忆,走了几步,却不知道这道路比之前那样更崎岖,到月宫殿道路迂回曲折,只要走错一步,便坠落深谷,他跌跌撞撞,弄出咕咕噜噜的声音。听见钟声嘡嘡巨响,当真是震耳欲聋。若是迷路,也见不得这女鬼。他毫不犹豫地快速走去,东一转弯,西一拐弯,远处见有一扇门,那边拉开一扇门,侧耳倾听,风声鹤唳。陡然间这姑娘秀丽绝俗的容颜,让他大吃一惊。“北方有佳人,绝世而独立”真让人自惭形秽。他笑嘻嘻地站在那儿,只怕逗得自己魂飞魄散,要给自己出言求情,苦在闭口不谈,只是目光露出哀怜之色。这哪有什么美丽的姑娘,是他幻想的女郎罢了。他幻想了许久,走了许久,蹲在山间一块草坪上。

他一个人坐在草坪上,甚是惬意,听着鸟雀在森林里寂静中啾啾鸣叫。活泼熟悉的黄雀啾啾叫唤,红肚灰雀叽叽喳喳,金丝雀唱出了抑扬顿挫,慌乱的声音。这个夜里,繁星跌落。小七尽情地思念着女鬼,她的优美,她的芳香,她那静静的模样,总是勾勒着他。让他思恋了许久,想了很久。迫不及待的心及灵魂,紧紧撕扯着,交杂交缠着。他望着星空,把星空比喻成她,他望着大山,把山峰比喻成她,他望着河流,把河水看做是她。总之,小七很想她,想着她,三更半夜地想着她,就希望与她天长地久,地久天长。

突然间,小七瞠目结舌,说不上话来。他远听山魂呼啸了几声。忽又听得山后笑语声喧,不时惊呆了。突然翻开一块石头,嗤地一响,一只蟋蟀跳了出来。纵身扑在他的身上。他双手按住,欢声大笑。这会有了这个东西,却给他在宁静的荒野里,带来了声音,壮了几分胆。又见这只蟋蟀方头大耳,甚是雄骏。一会儿,草丛变有些古怪。过了不久,只见一条斑斓点的老蛇,昂首吐舌盘在草中。小七,拿了石头,向它摔去,它爬了几步,盘旋在一只黑黝黝的山岔石脚,相貌凶狠。小七又惊又吼,气血上涌,满脸顿怒气冲,抱了一根大木头,向它摔去。老蛇却变得凶恶起来,向它爬了过来。这会儿,这只蟋蟀突然猛跳,身体扑在了它的头上,不时用嘴去叼它的眼睛。

正闹得不可开交 ,忽听得身后冷冷的有一个声音喊道:“欺负良家少年,算得是什么英雄”声音凄清冷峻,心头一晃,回过头来,只见一位白衣女子站在花树旁,衣白如雪,目光中寒意醉人。让人啧啧称赞。他心中暗暗祷告,心控制不住的却怦怦乱跳。这便是小七心爱的姑娘。她的眼睛笑盈盈地,宛似花溪河的一勾溪水,清澈明眸。

姑娘依偎在他的身上,小七望着她的眼睛,激动得说不出话来。却在夜色温柔中,梦呓似的喃喃道:“我找了你许久,我心爱的姑娘,不管遇到什么,我毫不犹豫地想要与你在一起。”“为什么在那个地方,你却躲开了我。”小七一直在问,他是不知道喉咙里发出了咯咯的声音,总有些奇葩。忽然他的嗓音鸣叫而尖锐,似乎是遇到什么重要的事。当他垂下眼睛,不时被噗噗冒起的云雾缭绕着。使他雾里看花,一直看不远。他大声地叫着,歉疚着眼睛。总认为是什么东西纠缠着他。女鬼慢条斯理地说:“我肚子里还有一个未出世的孩子,想要他来到这个世上,需得到男人真身,而且必须是与我同月同日生,至阳至刚的男子。”小七听了,很可怜她,但也稍有点怕意,他那双泪汪汪的眼睛看着她。听她这么一说,恍若是缘分之人,与自己的八字,出生年月时一模一样,更觉得她说的,没有欺骗。她容颜美好,却脸颊惨淡,这女鬼悻悻的哀悼。小七听了她的身世,很同情她。他说,我的母亲告诉我,做女人极其不容易,尤其要好好地对待自己喜欢的女人。

他的脸上冒汗,哧哧喘气。他听闻姑娘的遭遇,咬牙切齿,举起拳头怒道。我绝不会让你在继续遭受命运地摧残了。于是,小七,便与这名女鬼洞房花烛,成了一对夫妻。女鬼未出世的孩子,也来到这世上。

第二天,他的家人在找他时候,却在一座坟山旁边,见到了他。可他已经死了。

很久,在一个晴和的初秋傍晚。安静、温和、蜜意、又有些凄凉。周围的花木虽然五彩斑斓,但它们却在秋天里,无声无息地褪色和凋零。萤火虫已经耗尽了最后的光环,给了他们俩,光明与灿烂。现在,只能散发出浓烈的相思,空气中弥漫着爱。在万籁俱寂里,每一种声音,哪怕是小鸟轻踏的声音,也显得格外的弱小。他俩在一个僻静而美丽的地方,过着琴瑟和谐,相敬如宾的日子,还有个孩子在山沟里揪鱼鳅。

(本作品《小七》选自邓江龙新书《仙鬼奇缘》)

《仙鬼奇缘》   由90后青年作家邓江龙继《花溪之恋》创作的第二部书,主要描写人鬼传奇、仙鬼爱情、聊斋神话、现实灵异等题材的小说。该书以短篇小说,中长篇小说为主。主要描写了神仙情侣,鬼神妖魅,传奇奇缘,聊斋神话的爱情故事,也通过幻化等现实、幻想、魔幻构思等进行创作。该书主要通过现实题材,进行加工幻想描写。主要描写了对爱情的矢志不渝,对情谊的忠贞不渝及对社会不良风气的种种揭露。围绕祖国的大好河山,风土人情,歌颂了爱情,歌颂了母爱,歌颂了伟大的情谊。其向读者宣扬正确的爱情观,人生观及价值观。是一部人鬼殊途的鬼魂小说…...如《小七》《小倩姑娘》《爱神小屋》《魔台大厦》《惊梦》等等。即将面向全国出版发行。

(邓江龙)

供稿单位:贵州志在千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
 
 

“童声抗疫 相约春天”第二梯队优

湖北五峰职教:开展特色人才培养

净月区优质幼儿园——金种子幼儿